17-20

小说:1234排排队 作者:李姑娘

我要nph小说,点击进入

    ☆、17还有更暖和的你要不要?

    第十七章

    是夜,疾驰的暴风夹杂着颗粒大的雪花砸落在山涧,屋子里燃烧着熊熊烈火,欢声笑语,铃铛般悦耳的声音犹如天籁之音,几个男子的眼光齐齐飘向,兴味怏然不知疲惫的孔心。在这一刻,平常不会出现的画面,迟迟未能褪下。

    孔青果然没说错,一路昏睡到家的人儿晚上铁定睡不着,吃过晚饭,一家子围着火盆圈闲聊,这会难得她绕着孔文纠缠着给讲故事,看她翻上蹦下的表演,孔青歪着下巴可劲给她折腾,孔文脑中所剩无几的故事差不多给她讲了个遍,也没见她打个哈气什麽的,口干舌燥不免觉得气馁。

    “文叔,你倒是继续啊。”孔心坐在她老爹大腿上,瞪着两只小腿,不停的晃悠,嘴上急急的催促。

    “呃,留着下次讲。”孔文笑着说;“一次说完就没意思了,明天,明天再说。”再说下去,底细都没了。

    “那怎麽行?”孔心不高兴的嘟着嘴;“明天该讲明天的。”

    “……我困了,先睡觉。”话才说了一半,孔文落荒而逃。

    “喂!”孔心怒视着拐角进屋的人,黑白的双眸紧紧盯着孔青。

    “我?”孔青收回笑意,傻傻的指着自己,看她无比认真的表情,半天憋出一句话;“我……我也困了。”撒开丫子追他家三哥去。

    “……”瞧着已经离去两个人,把唯一希望寄托在另外一个人身上,孔心委委屈屈的盯着左边都没说过话的粗野大汉;“强叔叔……”

    “心儿……”孔强受宠若惊盯着她,内心激动不已,虽然他不会讲那麽文艺优美的童话故事,可是他会鬼故事啊,村里以前老人多少都会谈及一些,一听丫头叫,立马端坐好魁梧的身躯,压低嗓子;“记得那个夜黑风高的夜晚………”

    “哇!!!”孔心就知道会是这样,吓得急切反身抱住身後的男人;“我不要听,不要听。”说完还死死捂住耳朵,紧紧闭上眼帘,开始低嚎;“我要睡觉,我要睡觉。”

    “呃……”孔阳搂住她乱蹦的身子,怕给跌到火灰里去,赶紧说;“就睡,就睡,没事儿,乖啊……”说完看了眼傻着的孔强;“火也烧完了,都睡了吧。”

    “啊,喔。”孔强给搞得上下不是,孔心咋就老不待见自己呢,站起来拍拍坐久了屁股,脸红一片;“那……我……先睡了哈。”

    孔阳闷笑着点头,等一屋子都走开,才拍拍怀里瑟瑟发抖的人儿,小声安慰;“没事了……你二叔不是故意的。”

    孔心听到屋子是没人声了,才细细睁开一条眼缝,缓缓松上一口气;“都走了呀?”

    “没办法,故事都讲完了,你还不睡觉。”孔阳沈沈的嗓子散发着磁性;“都经不起你折腾,逃命去了。”

    “讲个故事都能要了叔叔们的命?”孔心惊奇;“那以後不是没人给我说了?”

    “……”孔阳给她把蹭会外边的脚楼回来,塞到自己肚腩上;“别装,就你这点小伎俩,你老头我不待见。”

    “……”孔心被说中心事,傻傻可爱;“唉,谁叫我是你生的呢。”

    “……”孔阳给她说得有点憋,浅勾的嘴角一片祥和;“可不算我一个人的功劳。”

    孔心再精明也听不懂这话了,嘟着嘴;“爸,我睡不着,怎麽办啊?”外边早就黑下了,这会冷飕飕的大风可劲的吹,参杂着雪点打落在瓦片上的声音,想想都觉得冷。

    “睡不着也得睡。”孔阳用旁边的木棍拍灭还在燃着火苗的木柴,屋子瞬间就剩下一点火星子的微光,慢慢,一片黑暗,沈寂的声线越发清朗;“如果不介意,老爸还有一两个故事可以给宝贝儿讲解讲解……”

    “爸爸也会说故事?”孔心搂住他脖间,用简直不敢相信的语气说;“原来高手在这里。”

    “心儿。”孔阳叫她。

    孔心在黑暗中看他;“嗯?”

    “你真的还是六岁不到的孩子吗?”明显说话比大人还成熟,搞笑的成分可没掺半点清水。

    “爸爸都不知道,”孔心缓缓摇摇头;“我就更不清楚了。”後才问;“是不是我特别懂事?爸爸才会怀疑我的智商?”

    “呃……”孔阳没有点灯,直接让她躺倒里面去,褪去外衣,紧跟着挨过去抱着她;“先不说智商问题。”让她头颅埋在自己怀里,孔阳慢慢询问;“你是跟谁学的这说话语气?”

    暖暖的xiōng膛让人更加想靠近,孔心脸颊在滚烫的xiōng口摩擦,嘀咕;“其他同学说的。”

    “就这样?”这会换孔阳不相信了。

    “是呀。”孔心双腿曲卷到男人大腿缝中,好暖和。

    “往哪踹呢?”男人向後挪动,小丫头双脚越来越往里蹭,明显都快爬上蓬勃的器官,简直是要命。

    “嘿嘿……”孔心的笑声从被窝下方传来;“哪儿暖和……往哪儿踹……”说完又向前移动,誓不罢休。

    孔阳真觉得要命了,细小的脚趾虽然穿上了袜子,摩擦在裤子外边,一撩一拨,虽犹如隔靴搔痒,可是他的感官还存在,是她调皮怪作的曲调,火热的下体欲望升腾,喉咙干渴到发痒,咽下仅存的唾液,幽暗的声色带着蛊惑;“还有更暖和的……要不要……”

    作家的话:

    谢谢七七妹纸的橘子啊好想吃o(┘□└)o

    谢谢大家的票票的和留言会客室小夥伴不方便留言框弄上来了亲们有啥要对姑娘表达滴速度哟O(∩_∩)O哈哈~

    ☆、18不准出来

    第十八章

    属於男性的汗味深深围绕在四周,蛊惑的语气温柔的散播在头顶,孔心抬起头,明亮的双眼清澈透洁,像一快镜子,水波荡漾,懵然不懂的询问;“爸,还有什麽是更暖和的?”

    男人大口喘着气,咧开嘴角,却发不出意思声音,此刻,他乌黑的眸子一瞬不瞬盯着女儿,左手拥紧她,仰起头,低低的说;“欲望。”是的,他没有说错,没有什麽比欲望更热,更暖和,即便是刻骨的爱,欲望与性,只能浮出水面,漆黑的夜晚,如同噬人的大网,隐没在人知另外一头,yīn深深的颤动,开口。

    “什麽是欲望?”孔心吊起嗓子,眼睛更是眨巴眨巴,父亲满身茧子粗糙手掌,缓慢轻柔的抚慰,她心畅快,可以很平静,可以很撩拨心尖麻痒。

    “欲望来自人心,”孔阳半响之後,抬手抚上孔心发顶,轻声说;“它是恶魔,是鬼畜,对於宝贝儿,我无时无刻不保持着那份冲动。”

    两人都仰着头,那一刻,孔心不能理解男人眼里的意思,只能有一阵阵的眩晕,咬着牙,一声不吭,轻柔的嘴唇擦过他凸出的喉结,下颚,闭上眼睛贴上他微微颤抖的唇角,翻身趴在男人身上,笨拙的贪婪着男人的一切,低叫;“爸,不要难过。”

    孔阳的身体瞬间僵硬绷紧,双手更是不知该往哪里放,恍惚,他得到了安慰的亲吻,慢慢收紧臂膀,蓦地低头一口含住那种俏皮的唇瓣,火热的舌头死死通往小嘴里吸取甜美甘夜,挑起那条细嫩的舌根反复摩擦,火热的占有,血液顷刻沸腾,怀里的人除了开始的推拒到後来的不能呼吸,瑟瑟发抖,疼痛在心尖萌发了一种无法言明,更激起无法抑制的渴望。

    “心儿……心儿……”孔阳含住她嘴角退开一些,滚烫的手心不断抚慰着逛街细嫩的後背,顺着摸到臀瓣上,起先轻柔的爱抚,片刻後并焦急往裤子里摸索进去,触到光滑的私密处,立刻僵住,转而狠狠往下摁住,紧紧压在自己早已肿胀的坚挺上。

    孔心吓得呆愣,抵住小肚子的棍棒太过炽热,烧的她脸颊通红,後背憋出细细的一层泌汗,她不敢轻举妄动,聆听着男人粗重的呼吸,呐呐的说;“爸爸,你疼吗?”

    男人被问得怔住,火烧火燎的停下手来,尴尬到不能回话,片刻後气息稳住後;“一……一点点……”他的声线带着异样的干涩。

    “心儿帮你吹吹,”说着立刻跪在男人腰边,老老实实的触摸到男人裤子上的肿胀;“是不是这里?”

    突如其来的动作让孔阳心惊肉跳,下身是燃烧的火种,烤得自己燥热不安,那根东西在孔心手里不停的成长,迅速涨大,像个充气娃娃般,死死往柔嫩的手心钻,男人屏住呼吸,收拢双腿,昏头昏脑;“呃……”

    “呼……呼……”孔心单纯而执着,掀开被面的一角,以跪趴的姿势对着男人火热地区轻轻吹动,只有毫厘只差的巨龙得到如此的眷顾,瞬间挣脱束缚,从内裤边缘探出蘑菇头,凶猛的寸寸往外移,如是,以任何事物都不能阻挡的姿态触目在孔心眼底。

    刹那,孔阳只觉得脑子有根旋断了,他以为他又在梦境,那连续不断的画面,那熟悉的山头,凹凸不平的巨石,思绪缠绕,浮云过眼,更是感受到一股股清冽的甘泉源源不断洗礼着身心,轻轻落下裤子,火舌巨物砰砰弹跳间拍打在孔心面颊,没命的猖狂,兴奋翻腾。

    “哇!”孔心早已被那股味道熏坏了脑海,粗大的棒子带着粘液拍击着鼻尖处,彷徨中,‘咻’一下抓住那个不满青筋的巨大物品;“不准出来。”稚嫩带着恐惧的吼声,指尖扣住它,烫手,狠狠一拧,口中霸气的说;“还乱动?看我不拍飞你。”

    “嘶!”孔阳疼得大抽一口气,赶紧坐起来制止某人的动作,扭曲着面目,嘶哑着嗓子低吼;“嗷……心儿……不能拍!”

    “啊?!”孔心见父亲痛得往後缩,赶紧甩开手中的巨龙,傻傻问;“它……它吓我,我为什麽不能拍?”

    黑暗中,男人不知道缓了多久,直到孔心脑袋歪倒一边才找回声音,轻轻揽过她,慢慢往後躺回去;“心儿,你个小坏蛋。”他不知道这个丫头有如此磨人的一面,本以为还能在她手里得到解脱,不想,这会身下火辣辣的疼,连呼吸都变得滞慢。

    孔心有点不高兴了,明明是那个东西欺负自己,不能拍,不能掐,想起老头难堪的脸色,委委屈屈吸鼻尖;“爸,你都不心疼我。”

    男人一听就笑了;“再让你调皮下去,爸爸就废了。”说罢搂着她,慢慢解释道;“那个东西不能掐,不能拍,是爸爸的命根子。”

    “啊?”孔心快言快语;“不是我吗?怎麽变成那个棒子了?”叔叔们都说自己是爸爸的命根子呀,咋还有一个?

    这解释不对,孔阳干脆侧身对着她说;“不能比的,你是我的心肝,它……它是你的心肝……”

    孔心安然笑道;“那我以前都不知道的。”

    “现在知道了不是吗?”男人岔开话题;“困不困了?”

    “嗯。”孔心吧嗒着小嘴,还是不能瞑目,又伸出手去摸到刚才肿胀的地方,现在已经不见了,惊奇问;“我的心肝呢?”

    “……”男人无言以对,如果谁经历过刚才的掐,拍,扭,他的命根子还能立起来实属厉害,这好不容易才平息的浴火又要被撩拨起来,孔阳靠着床沿的屁股向後挪开,逮住她还乱摸的爪子,狠狠地说;“它睡觉了。”

    ☆、19家家酒上

    第十九章

    周六,一大早,左洋眼巴巴地就到孔心家门口候着她,今天好多小夥伴都齐了,当哥哥的当然要信守承诺,上次说好要去後山玩,刚好天气还算暖和,出门也不至於难行,在院外等了半天,里头也没动静,左洋踢着脚下的枯枝,眼睛不住往里面瞟。

    孔青其实老早就看到了,看他猴急的样子,也不多做声,比划一下收拾;心儿还在睡觉,然後进去就没出来过。别看孔青年纪不大,心眼倒是不少,这好不容易放个星期,这毛孩子居然来拐他家心儿出去玩……别说我不帮忙着叫,就算是叫起来,也是陪自个玩的份………

    这一等就快响午,太阳光都照上屋顶,暖暖的洒在村落,刺得左洋有点睁不开眼,再等下去自己都没得玩了,懊恼着向转身离去,忽然听到後面叫;“左洋哥哥……”

    “嗯。”左洋到底也还是个孩子,脸上不高兴,小声说;“你咋睡那麽久?都成猪了。”

    “还不是小叔叔。”孔心边跑边扭头抱怨;“昨天晚上说好要他叫我的……”说着立马笑开眉眼;“我现在去吗?爸爸昨天同意我可以出去的。”

    “大家都等你老半天了。”左洋自顾翻眼;“就在前边那个沟里,抓米虾,多的话还可以吃一顿呢。”

    “……虾子呀?”孔心好奇;“我都没吃过,那咱们赶紧的。”回头朝着孔青摇摇手;“小叔叔,我去玩了……”话音刚落,人已经跑了老远。

    孔青拿着手里的簸箕;“记得早点回来啊!”说完猫着腰看她小巧的背影消失在视线,才慢慢走回屋子。要不是大哥都应许她去,孔青还真就不放人了,不过让她出去也好,总要让她知道谁是最疼的,想着不由心情大好,捂着嘴偷笑。

    路上,左洋一手拉着她,一手挡住高过头顶的枝桠,两人小心避开地上高过膝盖的枯草,老远就听到小河沟孩子们嬉笑的声音,一个斜坡下来,孔心瞬间停住脚步,一群孩子挽着裤腿在溪水里蹦跳,漫过土坎上是细小的红仔书,就只有快指头那麽大小,红艳艳的样子,不由着瞪大双眼。

    “呵呵,是不是想吃?”左洋慢慢拉着她,两人走进溪边;“慢点,有青苔,滑的很。”

    “我都没来过。”孔心惊喜的东张西望;“左洋哥哥,你们是咋找到的?”

    “老早就来过了,你不知道是正常的,咱们年年都来,其他人都是经常来的,这里也没啥稀奇。”左洋脱了鞋子,冲她眨眨眼睛解释;“叔叔不让你出来,所以你不知道。”

    “哈,是啊!”孔心也知道,要不是上学後,搞不好自己还不认识村里的其他孩子呢,只顾着问话,竟然没注意其他人都过来,孔心别扭的盯着他们,不知所措。

    清劲的山风伴着阳光从树缝中灌进来,使人顿时觉得通体舒坦,左洋朝那几个一般大小的孩子招手;“这个是孔心,你们都没见过,以後不可以欺负她,知没知道?”别看个子小,小小黑黑的模样,说话的语气确霸道得很,其他孩子都没反驳,还跟着点头,一点也不觉得委屈的样子。

    “谢谢左洋哥哥!”孔心喜欢这种被人罩着的感觉,也跟着把鞋子脱掉,撒欢的在溪边踩着小石头,翻来翻去的乱蹦,冰冰凉凉的石头一点也不硌脚,反而舒服极了;“哇……好舒服。”

    “呵呵。”左洋都不敢放开她,这丫头蹦躂得太狠,小身板站不稳,虽然看上去比自己高了一点点,可瘦瘦弱弱的样子,他还是有点怕;“你省着点体力,站稳了,我先去抓虾子,迟点还要玩其他的呢。”

    孔心扬眉一笑,放开抓着他的手心;“多抓点,咱们带回去吃。”

    “嗯,好。”左洋瞄着她细胳膊细腿,兴致勃勃的踩到水深处,让其他孩子拿了捞的家夥,倒着往里捞起来,瞬间翻着尾巴的小虾开始在筲箕里乱蹦,很快又被装进准备好的袋子里,循环如此,不到十分锺,密密麻麻的虾仔被挤到了一块,想蹦也蹦不开。

    几分锺後,左洋看差不多了,边上的孔心眼睛瞪得老大,抬头一笑;“好了。”

    “快,快,”孔心等的都有点不耐烦,不住的想过去看看;“给我瞅瞅啊,有多少,有多少。”

    左洋赶紧回去扶住她想要过来的身板,忙忙扯住;“慢点儿,拿给你,别下来了。”说着让後面的人把袋子提过来,打开给她看,虾子被挤得咕嘟咕嘟冒泡,没想到虾子那麽小。

    孔心疑惑,给她提着带着的小男孩帮忙解释;“野生都是这样的。”

    “喔……”孔心明白的点点;“家养的有多大?”

    “……”小男孩一时回答不上来,憋红了脸,圆溜溜的眼睛盯着左洋看。

    “叫你多话。”左洋给他後脑勺一下,笑着说;“他也不知道,咱们都没见过,只知道这是从上面的水库流下来的,等你大点,我带你去看家养的。”

    “嘿嘿,”孔心咧嘴欢笑;“那我们现在干嘛?”

    左洋揪揪耳朵,回头看了那几个孩子一眼,有人提议去挖野菜,有人说再去掰螃蟹,有个穿着花衣服的小女孩说丢手绢,最後有人说;“咱们玩家家酒,可以煮东西,也不用上去下来的费劲跑,两个人两个人一家,玩不玩?”

    作家的话:

    呜~~~~(>__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