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

小说:金竹密语 作者:慕小司
    

    



    金竹密语 作者:慕小司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



    收费章节(12点)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

    月罂默默地点了点头,心情有些低落,与他告别之后便闷闷地回了花月轩。

    等她走后,墨苑又一次恢复了往日的平静,寂静得使人心中压抑,透不过气来。奚墨静静地坐在那里,眉目清远,淡若止水。许久之后,他才慢慢端起面前那杯已经冷了的清茶,放到嘴边时沉吟了片刻,终是一饮而尽。

    夜,并不算漫长,但对于存有心事的人来说,总会觉得并不短暂。虽是盛夏,气流暧昧温存,而在某些人看来,仍不觉得温暖。窗外偶尔传来几声虫鸣,点缀着寂静的夜色,也更衬得整个夜晚越发孤独。

    连着几天,奚墨总是唤她前去学棋,顺便也会为她泡壶好茶,两人边对弈边饮茶,看起来倒是悠闲自在。

    如在往日,月罂还会与他保持些距离,因为先前有过这样的经历,她不想给对方带来太多错觉,也不想让自己再遗失了心。但一想起自己几日后便要离开了,也就没太计较。

    奚墨手撑着头,面容懒散而又倦怠,颇为不屑地用棋子敲了敲玉石棋盘,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

    “你又输了。”

    “不行不行我不放这”月罂匆匆忙忙拾起刚刚落下的白子,视线快速地扫过棋盘,觉得放哪儿都不合适,一时间头又大了几分,郁闷地抱怨道,

    “你怎么连条退路都不给我留”

    奚墨觉得好笑,实在没见过这么无赖的女人,这几日通过下棋真是长见识了,出其不意地敲了一下她的头,话中带了一丝取笑,

    “一盘棋让你悔三次,又让你三子,此时又怪我不给你留退路,难道你就这么不长进?”

    月罂郁闷地捂着额头,好一顿叹气,自己真就这么笨不成?除了第一天侥幸赢了他一次,就再没赢过,每次都被他吃干抹净,自尊心严重受挫,

    “罢了罢了,我认输就是,不与你这蛮人一般见识”

    捡了便宜还卖乖,说的就是她这种人,奚墨只得无奈地摇了摇头,重新又将棋盘收拾干净。

    两人下了一半的时候,奚墨忽然淡声开口道,

    “你可喜欢那几只兔子?”

    “当然喜欢先前你还不让我碰呢”月罂落下一子,并没揣测他这句话的意思,便随意地答道。

    “那……把它们送给你吧。”

    月罂疑惑地抬头,见对方眉眼平淡,没有任何异样,心中忽然有些不安,追问道,

    “为何?”

    “养够了。”他淡淡而语,面色沉静,依旧让人捉不透。

    月罂不屑地哧了一声,又装模作样地想了想,这才勉强点了点头,

    “那我就勉为其难答应了便是。”实际上她心里倒是蛮高兴的,她素来喜欢那几只兔子,先前总是趁着奚墨不在,悄悄带来几片菜叶喂它们。如今听说他养够了,刚好可以搬到花月轩去。正暗自乐着的时候,忽听对面又传来一声清冷的提醒,

    “不过……不许把它们吃了”

    月罂听完顿时眉梢立起,不满地叫嚣道,

    “我又不是属狼的,怎会吃那些活物”

    她蛮横的模样看在他眼中,倒是觉得有趣,见她急了,也没在意,仍出言嘲讽,

    “某些人可是餐餐离不得,谁知道我是送你几只玩物,还是送了几斤?”

    月罂无奈地望天,险些被他的话噎死,这人总是波澜不惊地嘲讽着自己,句句挖苦,实在太过恼人。真不知道这么张俊美似仙,冰冷无比的面容下,究竟藏了怎样一颗心?想必一定是黑的于是气呼呼地冲他瞪了瞪眼,威胁道,

    “你再多说一句,我真会把它们吃了”

    奚墨果然止了话,轻抿着唇不再嘲讽她什么,而是专心下棋。

    夜色已深,两人又这么边拌嘴边下棋地一同过了几个时辰,到最后,月罂有些困倦,撑着下巴昏昏欲睡。奚墨见她如此,便放回了手中棋子,平静地开口道,

    “夜深了,我送你回去。”

    这几日每晚下完棋,奚墨都会将她送回花月轩,虽然一路无话,却觉得心中溢满了欢喜。然他刚站起身,忽然觉得心口一阵紧缩,仿佛有数把刀子同时刺在心脏上,慌忙攥紧了前衣裳,疼得闷声一哼。

    月罂吓得忙将他扶住,心顿时提到了嗓子眼,焦急地询问,

    “你怎么了?难道又是毒发了?”

    奚墨嘴唇发白,不着痕迹地点了点头,冷汗瞬间便沿着脸颊滑落下来,已经说不出半个字来。

    月罂将他小心地扶到床边,自己顺势坐在他一旁,同时向外喊道,

    “彬儿彬儿快进来”

    彬儿知道两人在屋中下棋,一直没有打扰,反而在外间打了个盹儿,听到月罂的叫喊,吓得从梦中惊醒,一溜烟儿跑进了里间。

    “止痛药呢?快去找”月罂见他眉头紧蹙,想必是疼得厉害,心头一阵阵收紧,又急声吩咐。

    彬儿手脚麻利地取来奚墨平日服用的止痛药,将药瓶交给月罂,又返回桌边倒了一杯水送来。

    月罂一手撑着他的身子,一手取出一粒药丸塞到他嘴里,接过茶盅凑到他嘴边让他喝下。

    奚墨无力地倚靠在她身上,艰难地将药丸咽下,可这药极慢,并不能很快压制疼痛,只能一点点捱过。他手指紧紧地攥着前衣襟,身上冷得厉害,不由自主地打着颤。月罂见此忙扯过一旁的锦被将他盖住,扶住他又躺回床上,心疼得厉害。

    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没想到他每次毒发都是这般,这些年来也不知遭了多少罪。见他素来清冷的面庞此时毫无血色,蜷缩在床上如一只受伤的猫儿,心里更是难受,又对彬儿说道,

    “他平日可还吃别的什么药?一并找来!”

    “没有了,公子每次都只服用这种止痛药,挺过这一阵子便会睡去……”彬儿面露凄楚,清澈的眼中滚动着泪花。

    月罂深深地吸了口气,无奈地挥挥手示意他下去。转眸看着床上男子紧蹙的眉与冰凉的汗,眼眶有些发烫,喃喃地念道,

    “究竟怎样才能让你好过些……”

    奚墨略微睁眼,看着她攥紧的拳头,慢慢伸出手去,紧紧地将她的手握住。体内似乎有一种毒气随意乱窜,到了哪处,便会肆意地啃噬,生生将五脏六腑搅得一团糟。他真想知道,体内是不是已经被咬得千疮百孔了。略吸了口气,勉强说道,

    “那日……为何要救我,倒不如让我死了……”

    月罂顿时流下了眼泪,她如何也不会忘了,那天在山崖上,她就是这么紧紧地攥住他的手,不让他掉下去。他当时目光平淡漠然,像是已经厌倦了尘世,可她却死活不放他离开。而此时,他却反过来紧紧地握住她的手,仿佛在抓着生命中最后一稻草……

    “死了容易,活着难……与其看着一座青冢,倒不如天天被你气着……”月罂还未说完,已是泪流不止,她忽然有些不忍了,不知道自己走后,这个男人会如何。

    这些天她常在墨苑与他下棋,才知道他的生活有多单调,经常是整日不说一句话,就那么撑着头看着窗外飞过的鸟儿,生命简单得如同一碗白水,并且还要忍受这种蚀骨的痛楚,实在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奚墨唇角微微下拉,似乎有些不悦,却没了力气反驳,只是更紧地攥着她的手。他从未这么清楚地看见自己的心,儿时的他,只想活命,才受尽折磨仍顽强地活着,终于有一天逃出了那个牢笼,却碰巧遇见了年幼的她。

    从此,他心中便多了一双纯粹清澈的眼睛,她求他不要死,他便如了她的愿,就这样苟且偷生,活了下来。直到许多年以后,他再次遇见了这个让他动心的少女,可她已经心有所属,而自己也会随时不久于人世。

    他本对生命淡漠至极,生与死已经无法束缚住他,活着便多度一日,死了也是心安,可越与她接触,他越在意与她相处的日子,真希望自己像正常人一样,多活几年,这样便可以与她拥有更多更多的相聚时光。

    然一切终是幻想罢了……她很快便会离去,绝不会为自己留下来,而他也不会开口留她。因此,他才服了“断情”,只是不想看着她在面前转身离开,也没有勇气再一次接受那种死寂的日子……

    他会如她所愿,好好活着,只是,心很累,他已经不想再记起太多过往,宁愿全部遗忘……

    他手上的力道极大,攥得她有些疼,却没挣脱,而是与他十指紧扣,试图能让他安心一些。昏黄的烛火中,男子眉头紧蹙,狭长的眼眸轻阖,划出一条斜挑的眼线,完美致。纤长的睫毛轻轻颤动,像是在极力忍耐体内的痛楚。

    月罂静静地坐在他身旁,看着他慢慢陷入了昏睡状态,一颗心才随之落下。想要放开手,却发觉已经无法分开。即便在睡梦中,他仍是紧紧地攥着,似乎生怕一不留神,她便永远消失在生命中。

    他不肯放,她也就那么坐在床头将他看着,也许只有在此时,她才能略微看清他封闭的内心。一直觉得他清冷得不近人情,可此时才感觉到,原来他也有如此脆弱的一面,心门封闭得越近,人也就越脆弱,先前的自己,不也是如此么……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六月中文】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在线阅读



    第341章不经意的脆弱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