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当然不能忍

小说:临唐 作者:骊影
    

    



    临唐 作者:骊影

    



    第十七章 当然不能忍



    第十七章当然不能忍

    “小苓你许久不回来一次,我这也没什么准备,要是早知道,为娘还能给你做些好吃的……”

    进门之后,女子就变得略微有些慌张,但面上显露出来的大部分还是喜色,只是说出这句一年多未出口的“为娘”时,忍不住垂了眼泪。

    “娘,我在外面吃好了才回来的,就是过来看看你,不饿。”江自哉止了女子的动作,握住了她的手,微笑。

    “是大孩子了那。”女子有些泪眼婆娑的捧起老四的脸细细的瞧,似乎要将儿子的容颜揉进灵魂一般。

    江自哉便笑着,满是幸福。

    “小苓……”女子哽咽起来,张开双臂紧紧的抱儿子入怀。

    江自哉轻轻拍动起她的后背,像个懂事的大孩子一般。

    江宁如今倒成了透明人,只能在一旁不出声的看着,只是那声娘亲终究触及到了她心中的软肋,此时心间有些空落落的,但还是为老四觉得幸福。

    “瞧我……”不知哭了多久,女子终于起身擦了眼泪,“这大好的日子,我怎么就哭上了。小苓,这位是……”女子有些疑惑的指了指江宁。

    “这是我妹妹,”不等江宁开口,江自哉抢先回答,“跟我一样,也是被收养去的。”

    江宁看着老四眨了眨眼,没有说什么,只是冲着那女子露出一个乖巧的笑容,纳福道:“伯母好伯母叫我宁儿便是。”

    “哦,宁儿,欢迎欢迎。”因为方才的一阵呜咽,女子的脸上还带着些许红润,一双澄澈的眼睛也是红彤彤的,却丝毫不能破坏掉她本身的美感。

    江宁在一旁偏着头细细的瞧,心想自己要是也能长成这样就好啦,这样的话,自己每天照镜子,不就能看到这样令人赏心悦目的容颜了么?

    “家里简陋,也没什么好招待的,我去给你们倒点水吧。”女子笑着转入了厨房,只留江自哉和江宁在房里大眼瞪小眼。

    “娘亲只知道我被大户人家带走,但不知道对方到底是谁,你,不要露馅了。”老四清咳了一声,低声嘱咐着江宁。

    “放心放心。”江宁摆了摆手,目光饶有兴致的在老四身上游走,“小苓?”

    老四面色一红,道:“小时候娘亲给起的名。”

    “这分明是女孩儿的名字吧?”

    “娘说,男孩起女生名好养活……”

    江宁不再说话,她忽然很希望有人也曾对自己说起类似的话,或者唤自己的名。可是自己连名都没有,又有谁人来唤?

    之后的时光就成了老套的询问,夹杂在几声亲密的呼唤声中,都是些日常温饱的琐碎事情。女子细细的问,江自哉便细细的答,只是二人似乎很有默契的,都将那大户人家的姓名隐去不提。

    如此便过了一个时辰,外面的雪愈发大了些,天色也暗下来。

    “娘,我们该回去了,等以后有时间我再来看你。”江自哉站起身来,从怀中取出一张银票。这是他早晨就叠好放入怀中的,整一百两的纹银,足够女子生活两三年的家用。

    “你怎么又往这里拿钱?”女子的面色有些微白,“人家能够收留你,为娘就已经谢天谢地了,若是你跟着我,恐怕连如今这么大都活不到,就已经夭折了。那是你的恩人啊,怎么可以随便用人家的钱呢?”

    “娘,都第四次了,不累么?”江自哉轻轻的笑,“都说了以后会还的,我那主家也本不缺这几两银子。还跟以前一样的,”江自哉将银票横在两手间,轻声笑道:“娘亲要是真的不收,我就撕了。”

    “哎呦,我的小祖宗”女子可是知道的,若是自己不收,这臭小子真能眼睛都不眨的将银票撕成碎片,因为在他回来的第一年,他就这么做过。

    那还正是梅雨季节,看起来女孩子般漂亮的男孩儿面色不变的将银票撕成碎片,随手就扔进了漫天的风雨中。而正在女子心疼的不行时,这小子偏偏又从怀中拿出了另一张银票,慢悠悠的准备如法制。

    而后几年,每当女子想起当时的那种惊悸,想起男孩儿一边撕银票一边笑得纯真时,她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这孩子的格,终究还是像他父亲多些的。

    “娘,你既然手里不缺钱,干脆就搬出这条巷子吧,这地方实在是……腌臜了些。”

    “嗯,会考虑。”女子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微笑着。

    江宁在一边看着,忽然明白了这母子二人的心。儿子希望母亲过上好生活,又害怕母亲搬走了之后,自己再也找不到她。至于那名做母亲的,心情也类似吧。

    所以即便手头的闲钱再多,她也仍旧住在这么满是腐朽味道的巷子里,日复一日的等待着,只为在某个出乎意料的时候,她的儿子会重新出现在眼前。

    江宁忽然有些羡慕江自哉,最起码,还有人在等他。

    雪簌簌的飘落,落在地面上又被风吹动起来,带了些氤氲的味道。

    女子送他们二人出来,被老四劝着止了步。而后她便微笑着看他们走远,看着那两个并不高大的背影,在软绵绵的风雪中消失不见。

    她回头,入屋,无力的跪坐下来,落泪……

    “第四次了。”有声音从屋内传来,伴随着声音出现的,是一道从里屋绕出的身影。这人并没有刻意遮挡容颜,普普通通的中年男子,想来与女子是有些熟识的。

    “嗯。”女子勉力起了身,“我明白,该走了。”而后,她便开始沉默的收拾起细软。

    男子便在一旁默默的看着,并不上前帮忙,屋内的空气变得略微有些沉闷。

    “你也明白的,当年若不是你求了主家上千次,这四次见面的机会也不会有的。其实从此断了联系,对你们母子二人都有好处。”男子率先开口道。

    “我知道。”女子有些漠然的回答。

    男子沉默稍许,又道:“其实当年,主家并不知道你儿子的生父是谁,当时也没有在意。若是当时便知道,主家恐怕也不会带他走了……其实当年也是我的疏忽,一娘那时艳名动天下,打着的却是卖艺不卖身的名头,能让一娘你珠胎暗结的,全天下又能有几人?我们主家也是看在昔日的情分上,对你倍加欣赏,所以才在那时帮了你一把。如今让你们母子相见四次,也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我知道,我更知道楼月是真君子。”女子的回答仍是淡淡的,她用婉转的声音低低诉说着,素色的衣衫在有些暗的光线中,却又偏偏皎洁的仿若空谷幽兰,不沾半点尘埃。

    “做我们这行的,最容易看到一个人的本心。多少人前的衣冠楚楚,到了暗室之后便禽兽不如?这样的人,我听姐妹们说过许多,自己也亲眼见过许多。但楼月不一样,他虽然就在风月场上消磨,却从未碰过哪个姐妹的身子,就算是有人倾情其人品相貌、横溢才华,倒贴了去,他也疏无心动的可能……说句玩笑话,我们当时还议论纷纷,甚至还曾有人猜测过,楼月他是不是不行那……”

    那男子闻言尴尬的咳了两声。

    女子也低笑了两声,声音美妙的如若夜莺:“不管怎么说,楼月的确是真君子,虽然他很喜欢扮风流装冷漠,可在我们这些看得通透的人眼中,他只是个遮遮掩掩的大孩子罢了。你说楼月不知道小苓的父亲是谁?那你怕是太过看不起你的主子了,这天下事又有多少是他猜不到的?

    “不过你放心,我不会拿这件事情做什么文章,小苓是我的儿子,楼月是我的恩人,除此之外,其他人与我再无任何干系。我会搬走,我相信楼月也已经为我选了一个养老的好地方。小苓也已经大了,不再需要我x夜担忧了,更何况,他如今还有了喜欢的人……呵,做我们这行的,总是对这些东西比较敏感吧。

    “你回去也告诉楼月一声,没事儿少找这巷子里人的麻烦,这里都是贱籍,世世代代抬不起头来的可怜人罢了。而我这种身份,被人恶语相向也早就习惯了,哪里用的着他派人来如何如何?”

    “主家的意思是,总不能让你被别人欺负了去。”男子回答道,“还有,有些时候动手,倒也不是为了一娘你。就像方才我家两位小主子过来,也是多少受了些气的。当然,若是一娘不希望我们做些事情,我们大可以不做……”

    “你说什么?小苓他们挨欺负了?”女子这时却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过头来,淡淡的看向那名男子。

    男子心头微凛,不大明白不过是一介流落风尘的女子,为何会有这样纯粹、干净、却又似乎能直透人心灵的眼神。

    对她讲了方才江宁和老四在巷子里遇到的事,那些男子口中所说的污秽话语,自然被他一笔带过了。

    “既是如此,还要忍么?”男子询问。

    “既是如此,当然不能忍。”女子轻笑起来,有些温柔的拢着头发,“我一娘的孩子,怎么能让人欺负了去?更何况,他们两个都是楼月想要护着的人,又怎么能随随便便的算了呢?”

    女子将收拾好的细软放入包袱,打了个秀气的如同她本人的结:“楼月怎么说的,你就怎么做吧。”

    “是。”。

    第十七章 当然不能忍在线阅读



    第十七章 当然不能忍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