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章,整顿海军

小说:1908大军阀 作者:闽南愚客
    

    



    1908大军阀 作者:闽南愚客

    



    第247章,整顿海军



    天刚刚亮时,徐树铮因为凌晨才上床休息,所以还在熟睡之中。邓铿带着都督府卫队的十几个卫士堂而皇之的撞开了客房房门,不等徐树铮反应,人已经从床上拖了下来。徐树铮大声询问生什么事,可是除了呵斥和大骂声之外,本没有人应他。卫士不让徐树铮穿衣服,直接就拽着他出了房间,一路上又打又骂,顺便还把侏儒怀表、钢笔、银元等等值钱的东西给夺了下来,直至到了都督府门外。

    “北方的走狗,快滚回去吧。”

    “袁大总统行刺宋先生,北洋派没有一个好东西。”

    “还敢来诱降我们吴都督?吴都督是坚定不移的革命志士!”

    “吊你个死仆街,冚家铲,快滚蛋!”

    徐树铮惊魂未定,身上早已经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他万万没想到昨天还是都督府客人,一觉还没睡醒全然变了一个样。他连连求问到底生了什么事。可是邓铿等人一直不理他。赶出了都督府之外还不算结束,邓铿让卫士上前押着徐树铮,沿着大街上游行了一圈。

    “大家快来看,北方派来的走狗,要花五十万收买我们吴都督背叛革命!”

    “北京政府狼子野心昭然若揭,我们吴都督是什么人,他岂会为了金钱折腰?”

    卫士一边走一边大着嗓门呐喊,引得路上行人纷纷驻足围观,指指点点、议论云云。

    群众们经过一传十十传百的拼凑,终于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这段时间广东报道宋教仁遇刺案一直热议不止,老百姓心中早就对北京政府的荒唐之举痛恨不已。此时这一幕立刻点燃了人们心中的怒火,沿街老百姓忍不住跟着卫士一起指骂徐树铮,一些小商小贩还拿出了菜叶子、石头来招呼。徐树铮彻底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他当然不知道吴绍霆截获了自己的电报,心中对吴绍霆的看法生了重大转变。倒不是怀恨在心,而是惊恐,吴绍霆城府之深已经到如此地步!

    邓铿押着徐树铮到了广东码头,此时徐树铮还穿着睡衣,身上值钱的东西早就被都督府卫士搜走了。邓铿掏出了两块钱抛给了徐树铮,仿佛是在打叫花子,他冷笑道:“徐司长,这两块钱可以买一张到福州的船票,委屈你多转几站了。”

    徐树铮叹了一口气,他虽然有怒火,可是好汉不吃眼前亏的道理还是明白的,毕竟是人家的地盘,自己要尊严就不要命。他弯下腰捡起两块钱,一句话没有多说,蹒跚的向售票厅走去了。他暗暗不甘心:妈的,老子本来打算回北京造你的谣,没想到却让你捷足先登,厉害,厉害,这一回老子败的心服口服。

    五天后,都督府行政会议室。

    海军部部长高广征“腾”的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震惊的问道:“什么?要卖掉三艘鱼雷艇和镇涛、镇海号?都督,为什么?”

    吴绍霆表情镇定,伸手示意高广征先坐下来,随后说道:“高部长,海军部下辖舰艇大小三十三艘,去掉旧式的三艘练习舰和两艘锅炉损坏无法出港的旧舰,余下的战船所耗军费几乎是6军总数的两倍。如今我广东财政已然独立,无论北京政府还是南京留守府都不曾拔一分一毫的经费。去年财政赤字最大的一项就是海军的开支。”

    高广征情绪依然激动,大声的说道:“不管怎么说,镇涛和镇海是我们广东水师第一代舰,就算镇海号因为损坏不能使用,可依然具有重大的意义呀。”

    吴绍霆不动声色的说道:“高部长,意义再重大,可是财政部拿不出钱来哪还有什么用?不管是不是第一代舰,也不管它能不能下海,这些都不是问题的关键。关键是广东财政现在无法支持这么多舰艇,而且广东境内的作战也完全不需要这么多舰艇。”

    高广征脸色十分难看,其他海军部官员同样也十分惋惜。沉默了一阵之后,高广征放缓了语气,再次开口说道:“福州的杜锡圭前段时间一直与属下有信函往来,北京政府去年年底已经重组海军部,武汉舰队、九江舰队、上海、福州都有下拨海军军费,为什么偏偏舰支最多的广东却没有呢?”

    吴绍霆冷着脸色,生硬的问道:“你是在质问我吗?”

    高广征深深吸了一口气,仿佛鼓起了勇气一般,继续说道:“都督,属下只是搞不明白,您为什么不去争取海军军费呢?海军是国防的脊梁,在战略上只听说要大力展海军,没听说要消弱海军力量的呀!就说去年广州革命政府成立之后的韶关作战、肇庆作战,海军出动已经震慑了敌军军心,其功不必6军差。”

    吴绍霆等着高广征把话说完,之后语气由弱渐强的说了道:“你们拿了北京政府的军费,只能说明你们投靠了北洋派。现在外面的新闻正在议论的事情在座诸位都很清楚,五天前我把徐树铮羞辱了一顿驱逐出境的事也没有人不知道。我跟北方的立场已然十分明确,如果高部长要背叛革命,你马上出去,带领你的舰队滚蛋,去找北洋政府摇尾乞怜,去向独裁者低头献媚。在你路过上海时还可以向国民党党部开一彰显你走狗的决心!”

    说到后面时,他的语气几乎达到了咆哮的地步。

    高广征一下子尴尬了起来,额头汗水涔涔,一时间哑口失言。

    其他海军部将军心中十分震动,先前吴都督的一番话重新点燃了他们的热血。

    吴绍霆缓缓站起身来,环顾了海军部所有将官一眼,接着说道:“我吴绍霆对广东是什么样大家都清楚。自广州义之后,广东水师所有的供应补给,我有少给一分钱吗?我6军三个师一个月军费只有二十万不到,那是一万二千口人。海军三十三艘舰艇每个月开支三十七万,官兵合计只有两千人不到。我试问,你们有听到过6军兄弟们的一句抱怨吗?”

    海军部官员齐齐低下了头,每个人脸色都不好。

    吴绍霆又道:“第二师兄弟北伐的时候,我第一师从一日三餐降格为一日两餐,就是为了省一餐口粮支援前线。如果海军部有实力打到北京去,我吴绍霆三天只吃一顿饭也忍了。”他顿了顿,缓了缓情绪的波动,冷静的说道,“不是我不看好海军,要说世界上哪一支兵种最具备入侵,那就是你们海军!只可惜甲午一来,列强外侮处处欺辱我们中国,他们生怕我们中国海军有朝一日重振雄风,把他们统统赶走了!”

    海军部官员一个个叹息不已,甲午之耻不是清朝的耻辱,恰恰是中国海军最大的伤疤,一朝不能雪耻,这个伤疤永远都无法痊愈。

    吴绍霆叹了一口气,眼中带着激动的光泽,说道:“有人说我吴绍霆是广东霸王,有人说我假仁假义,我想等卖掉了那几艘舰艇之后,还会有人骂我是广东海军的罪人。我告诉你们,如果我像北方那边当独裁的霸王,今天的会议就是高部长的死刑通知会。如果我假仁假义,我张盛霆公司现在早就赚得盆满钵溢了。”

    高广征羞愧的低下了头,脸色十分难看。吴绍霆的这些话不单单海军部的人明白,在场所有人也都明白。放眼全国各地的军政府,哪里有广东这边大好风气?如今就连北京政府都是依靠洋人贷款在运作,其他省更是只能压榨人民。唯有广东勉勉强强达到了自给自足。

    “我刚才已经说过,要想真正扬我国威、一雪前耻,展海军是唯一的出路。可是你们也看到了,现在中国名义上大一统,实则各省割据。再加上列强外侮的横加干扰,现在还不是展海军的时候。我希望诸位海军同仁能够体谅我现在的难处。我可以向高部长道歉。因为我不希望你们当中有任何一个人放弃革命阵营。”吴绍霆总结的说了道。

    “都督,”海军部副部长任光宇小心翼翼的问了道,“那卖掉了舰艇之后,那些官兵该怎么安置?”

    “编为海军基地岸上人员,或者我推荐他们前往福州船政学堂任教。我也想把广东海军学堂重新办起来,可惜财政不济。也许还要再等一两年吧。”吴绍霆叹了一口气。

    高广征站起身来,庄重的向吴绍霆敬了一个军礼,道:“都督,先前是属下鲁莽了,请都督见谅。都督的决议属下一定全力支持。”

    其他舰长也齐齐站起身来,向吴绍霆敬礼。

    一个月后,镇涛和镇海两艘舰以七十万的价格卖给了福州舰队,三艘鱼雷艇卖给广西军政府,合计二十六万。这五艘舰艇的在编官兵经过海军部积极劝说,改为基地留守人员。镇涛号舰长十分悲伤,当晚骑马离开广州。吴绍霆带领海军部官员连夜追踪,在清远县郊区拦下了镇涛号舰长,一番苦劝之后终于说服其返回水师基地。吴绍霆特任命镇涛号舰长为海军部高级顾问,与前广东水师提督李准同一级别。

    转眼间已是五月,随着宋教仁遇刺案证据的逐一查实,北京政府的脸面越来越无法掩盖。宋教仁在康复之后冒着生命危险,在上海、南京、杭州、苏州等地连续召开演讲大会,陈述北京政府的谋之举,要求袁大总统严惩凶手、引咎辞职。

    袁世凯最近越来越心烦,赵秉钧派人去杀宋教仁也就算了,好歹也把事情做到底。现在可好,宋教仁又没死,北京政府还背上了一个大罪名,真真正正的是吃力不讨好。他现在非但不能再对付宋教仁,反倒还很担心宋教仁再遇到什么意外。万一宋教仁下楼梯摔断了腿、喝水塞到牙齿,全国人民一准全部指责是北京政府的暗害。

    等到六月份,北京政府受到五国银行团第二期贷款,袁世凯的军事布置接近为尾声,立刻连续布了几道命令:撤销江西都督李烈钧之职,由李纯代理;撤销上海督军陈其美之职,宣布上海成立镇守使府,由松江镇守使郑汝成调任,杨善德接替松江镇守使;撤销广东督军吴绍霆之职,由广西督军6荣廷兼管广东。

    月底,李厚基带兵进入上海,驱走陈其美等人,协助郑汝成建立上海镇守使府。

    孙中山、陈其美、宋教仁等人退入租界,更加激烈的号召全国讨袁。面对北洋派的武力手段,就连宋教仁、黄兴等人也感到愤慨不已,眼见依法惩治宋案凶手不成,幻想袁世凯引咎辞职不能,只能群起声讨,策动国内的革命军武力抗议。

    迫于北京政府的命令,李烈钧不得不辞去江西督军之职,南下到上海与孙中山会商具体讨袁事宜。孙中山从三月份开始呼吁一直到六月份的今天,虽然一而再再而三的要求各省出兵讨伐袁世凯、维护共和成果,可是并没有任何具体的办法。李烈钧到来之后,只得重新开始计议。如此一来,为北洋军的军事行动提供了更多准备时间。

    免除广东督军吴绍霆的命令下达广州之后,吴绍霆并没有像李烈钧那样选择出走,广东不比江西,他在广东的基础要远远比李烈钧在江西更牢靠。江西纵然成立统一的军政府,可是实则省内并未完成统一,单单在南昌都有好几股势力。广东自广州义之后五个月即完成统一,吴绍霆长达一年半的督理早已深入民心,更主要的是广东军队和财政俨然独立于中央政府,省内上到官绅下到黎民本不在乎北京政府的治理。

    吴绍霆这几天一直利用新闻部控制省内舆论,宣传北京政府的野心以及广西督军6荣廷鱼百姓的治政算组织一批政治人物和商人举行游行,反对遵从北京政府的命令。不过他还没有正式安排时,民间已经有了自团体号召留住吴绍霆。没过多久,革命粤军各级将领、海军部军官、军校学员纷纷送来联名书,布联名通电,拒不接受撤销吴绍霆的命令。

    看见时机成熟,吴绍霆在都督府召开记者大会,宣布在宋教仁遇刺案未得到圆满结果、袁世凯临时大总统不做出引咎自罚之前,广东将不承认由袁世凯签的各项中央政府命令。他把矛头指的很清楚,直指袁世凯而非反抗中央政府。

    【小章无益,大章过瘾,多谢多福大大打赏】

    第247章,整顿海军在线阅读



    第247章,整顿海军

  -   
本站所有小说均来源于会员自主上传,如侵犯你的权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删除。
bl小说大全网,免费小说,免费全本小说,好看的小说,热门小说,小说阅读网
版权所有 © http://www.bltxt.net All Rights Reserved, 联系邮箱:lt600com@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