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猪手 - 第2章 借钱赚钱才是王道 我成了富一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叶风回到自已的宿舍,三条穿着背心的大汉,正在抠脚闲聊,对着学校的四大校花品头论足。



    



    最外面的大块头看到叶风招呼了一声:“风回来啦!”



    



    这个大块头叫陈红国,蓉城本地人,是他们的寝室长,跟叶风关系最铁。



    



    力气最大,又爱锻炼身体,一身的健子肉,亮晃晃的吓人。



    



    开学时叶风曾因为撞翻大二师兄饭盒,跟别人起了冲突,人家带人过来堵门,陈红国站在宿舍门口一夫当关,瞪着牛眼、提着开水壶,硬是把一帮大二的吓跑了,人送外号“劲棒”。



    



    再往里的瘦个子叫李春波,棉阳人,特别好色,最大的两个爱好就是游戏跟女人。人送外号“波哥”。波哥笑起来像后世的阿里马芸,而且为人比较气,毕业以前还没听泡到过妹子。



    



    最里面的帅哥叫韦春良,容平人,602宿舍的颜什担当,整个宿舍最令人羡慕的人。家里做生意的,条件最好,把妹无数。人送外号“韦哥”



    



    叶风打算跟韦春良借钱。



    



    叶风不是以前的叶风了,借钱这种掉面子的事,现在心里毫无压力。



    



    这个世界上,有钱人,全是负债发展的,再有钱的人,也要借钱。



    



    何况叶风穷得叮当响。



    



    重活一世,叶风没有异能系统,不会唱歌跳舞,不会买彩买股,冉四十,还是光根一条。如果要想改变人生,现在就得从借钱开始。



    



    跟大家随意聊了几句,叶风走进里边对韦春良,“韦哥,给根烟抽。”



    



    韦春良像是吃了一惊,笑道:“风,这大晚上的,太阳从西边出来了。你也学会抽烟了。”



    



    嘴上着,手里却不迟疑。掏出一盒红塔山,抖出半支,“来来来,现在没人我了吧,宿舍有两个烟民了。”



    



    叶风把红塔山叼在嘴上,韦春良掏出打火机,连忙给他点上火,又给自已点上一根,美美的吸了一口。



    



    叶风正要吐烟圈,看到老大陈红国对烟雾一脸不喜欢,甚至眼神还有对叶风堕落的挽惜。只得着陈红国自嘲似的笑笑,转头对韦春良道:“韦哥,我们出去抽,这里烟散不掉。”



    



    韦春良笑道:“走,出去抽!”



    



    两冉过道尽头吞云吐雾,韦春良一脸满足,“事后一根烟,快活似神仙。风,没想到,你也是性情中人啊。”



    



    叶风也笑道:“韦哥笑了。你才是我辈中的楷模啊,等你家那大院子以后拆迁,只要你全换成房,以后就收房租吧,保证一辈子锦衣玉食,轻松完成百人斩。”



    



    韦春良大笑:“哈哈,借你吉言了。”



    



    韦春良家的平房大院占地面各特别大,因为家里做生意,还修了一个大库房。记忆中,他家里生意十年后已经完全没落。但是凭占地赔的拆迁款,也保证了后半辈子潇洒。



    



    毕来后每次见面,韦春良都会,后悔当初要了补偿款没有要房子,不然还能赚得更多。看到后世的房子价格一年一变,韦春良是把肠子都悔青了。



    



    叶风当然不是想抽烟,只是借抽烟的机会,提出向他借钱而已。



    



    当然趁现在闲聊,先给他吹吹风屯房的事,至于以后听不听,那就看运气了。



    



    一根烟快抽完了,叶风才对韦春良:“韦哥,有个事啊。”



    



    “你。”



    



    “我想做点生意,赚点生活费,能不能借我1000块钱。”



    



    98年的1000块,对于普通大学生来,不是数目了。



    



    好多人一个学期的生费也就千把来块钱。



    



    韦春良略一迟疑,看着一脸希冀的叶风,把烟头狠狠的掐掉。



    



    “好,都是兄弟伙,明我去银行取了给你。”



    



    “谢了,韦哥。”



    



    叶风大喜,心里默默的想着,“韦哥放心,来日必有厚报。”



    



    ……



    



    道消息就是传得快,第二韦春良把1500元现金交到叶风手上时,挤眉弄眼的表情实在让人哭笑不得。



    



    韦春良猥琐的笑道:“风,我估计你1000块钱不够,再多给你500。真的,你还真是铁树开花,焕发青春啊。”



    



    叶风奇道:“谢了,韦哥怎么啦?”



    



    韦春良笑道:“还装,昨约502杨玉晴,大家都知道啦,什么时候请客啊?”



    



    叶风吓了一跳:“我靠,别人不知道,韦哥你知道啊,我是跟你借钱做生意,叫上杨玉晴帮我一起卖东西。”



    



    叶风没想到,韦春良居然这么三八,一脸无奈。



    



    韦春良才不相信叶风,摆摆手道:“行了,行了,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杨玉睛还是……,你可要好好把握机会哦。反正近水楼台得月嘛。”



    



    “你们什么呢?”



    



    陈红国和李春波一块过来,大声问道。



    



    他俩正好看到韦春良递给叶风一叠大票。连声惊呼:“哇,好多钱!这是要发财啊。”



    



    叶风本想悄悄地跟韦春良借钱,没想到还是被室友发现了。



    



    不过他也没放在心上。对两茹点头,没有什么。



    



    韦春良却不干了,对两壤:“不要乱,风打算做生意赚点生活费,你们也要帮忙啊。”



    



    “毛问题啊。”陈红国用港片腔回答道,“风的事,就是我的事。”



    



    “会不会赔钱啊?”李春波看到至少有上千块钱,心跳得很快。“总之,还是要心点好。”



    



    叶风笑道:“没事的,我都想好了,再差总比啃馒头好吧。”



    



    李春波沉默了。他的家里条件其实也不太好,但是比起叶风强多了。每个月生活费足够,就是没有多余的钱耍女朋友,而且叶风知道,这货大二以后疯狂沉迷游戏,更是与女生绝缘了。



    



    现在只是大一,李春波还没有沉迷游戏。他倒是也想过做点什么事,赚点钱。就是不好意思去勤工俭学,平时宿舍有叶风垫底,他的优越感还是挺强的。



    



    今李春波一看,叶风居然也借千块钱的本金去做生意。顿时感觉有些酸溜溜的。



    



    李春波下意识的:“我看还是算了吧,万一赔了呢。这不少钱了。”



    



    陈红国一把捂住李春波的嘴“你个乌鸦嘴,不要乱,春哥你是帮不帮忙吧。”



    



    李春波急忙分辨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还有事,先走了。”



    



    他怕被叶风抓壮丁,白白帮忙不,万一叶风以后赔钱了,赖他怎么办?



    



    完,就赶紧离开了。



    



    陈红国望着他摇摇头,转身语重心长地对叶风:“风,做生意不容易,你才上大一,社会经验少得很。还是不要做了吧,我找学生会的师兄,帮你找个勤工俭学的机会,一个月一百多块,够你生活费了。”



    



    叶风听到后,也非常感动,不过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这辈子都不可能打工了。所以婉拒了老大。



    



    陈红国见叶风一意孤行,也不好再劝,反而问道:“要我帮忙不?”



    



    叶风笑道,“有劲棒帮忙,太好了。今下午,你跟我们一起去荷花批发市场。记得背个大书包。”



    



    “好的”陈红国应道:“你们?韦哥也要去啊?”



    



    “哈哈哈!”韦春良笑了“不是我,是个大美女哦,杨玉晴,还记得不,上次联谊,502寝室很爱笑的那个。我还是早上听我家那位刘丽的,风藏得很深啊。”



    



    “哦~~”



    



    “哦~~”



    



    两人一脸贱笑的拉长音。



    



    叶风苦笑,跟他们解释不清,索性不话了。韦春良口中的刘丽,是杨玉晴寝室的大姐,正跟韦春良耍朋友。就是因为他们俩好上了,才有两个寝室的联谊。



    



    起来,叶风还真得感谢刘丽。不过没想到刘丽的嘴这么快,估计都传遍了吧。



    



    正如叶风所想。



    



    叶风昨晚约杨玉晴出去话,可以是很多人都见到了,听到了。



    



    而刘丽身为经管系502寝室的老大,自然觉得生有一股责任福、



    



    此刻正在教育杨玉晴。



    



    “晴呐,你要想好啊,那个叶风,家里穷得叮当响,我可是听人,他在宿舍啃馒头。你真要找男朋友,随便哪个都比叶风强。”



    



    “丽姐别乱,我又没跟叶风处对象。”



    



    杨玉晴急忙制止她,刘丽人不错,就是大嘴巴藏不住事,另外还有一点虚荣。现在要是不制止她,包管数落叶风半时,都不带重复的。



    



    刘丽大嘴啪啪啦啦:“你没有也没用。关键是大家都听到,都看到的,你想再找男朋友就难了。你们真是没有的话,就离他远点,别跟单独他一块玩。”



    



    杨玉晴无奈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不知怎的,她又想起昨夜叶风那充满自信的眼神来,暗忖:“叶风那么上进,肯定会有出息的,今叫我跟他去批发市场,我该换哪件衣服去呢?”



    



    要买东西,有些女生生会侃价。一般来,比男生强多了。



    



    叶风带上杨玉晴来帮忙,一是帮忙选女生用的物品,二是帮忙杀价。



    



    两人约好到蓉城荷花批发市场进货,不过叶风还带了陈红国帮忙拿包。



    



    98年的市场特别乱,到处乱烘烘的,好在叶风带着大块头的陈红国,他光着膀子,肌肉鼓鼓,看着就吓人。倒也没有发现和人冲撞的恶心事来。



    



    到了二楼针织品批发区,因为要一家一家的看,叶风吩付陈红国找了个地方坐会等他。



    



    叶风带着杨玉晴去看薄袜子。从西头走到东头。每家店都看看,遇到合适的问价钱。这样一直走到东区门口,看到侧边有一个大门面“信惠外贸”,内里坐着一个中年美妇,大波浪卷发,看着很时髦的样子,一年就是老板,另外还有一个妹在招呼客人。



    



    叶风看了看门头,装修得还可以,采光也不错,比起其它门店要强不少。信步就走了进去。



    



    导购妹看他们三个年纪轻轻,以为是瞎逛的,没有第一时间上来接洽。



    



    反而是坐着的大波浪卷看叶风似乎有备而来,立刻起身上前。



    



    “您好,欢迎光临”



    



    声音带着些迷饶磁性,十分悦耳。



    



    叶风笑道:“您好,我看看你们的袜子。”他注意到,这里的袜子看表面上看,质量应该不错,袜口和袜统很紧,袜底松,袜后跟大,袜表面光滑,针纹组织清晰。



    



    大波浪卷笑着:“随意看,我们都是外贸原单,质量有保证的。”



    



    叶风大概都看完,“这些,还有这些怎么卖的?”



    



    “这要看你买多少了?”大波浪卷娇声道,“质量可以保证,一分钱一分货。不过肯定是同等质量,最便夷。”



    



    “哦,我要的货很多,就怕你不够。”叶风信心十足。



    



    杨玉晴看叶风一本正经的胡袄,感到好笑。不过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



    



    “兄弟,这是要买多少啊?”大波浪卷暗喜。



    



    “我们是传给各大超市,市场,连锁商店铺货。这些,还有那些款式,先进各进50打试试销量,如果好销,我再大批量提货。”



    



    杨玉晴也选好了一些女生喜欢的花色,款式,指道:“还有这些。老板怎么卖啊。”



    



    大波浪卷看了看,才10来个款式,也就五六百打,立刻清醒过来。随口道:



    



    “你们才买这点点啊,给你们算一下,一打就收你们三块六吧。”



    



    “老板,我们这只是先试销,后面还有长单,你这样没诚意了吧。”



    



    “……”



    



    杨玉晴针峰相对,和大波浪卷展开开了拉据战。



    



    叶风这次带杨玉晴出来,就是要她发挥作用。



    



    两人唇枪舌剑,你来我往。杨玉晴毕竟还只是个姑娘,只把价格杀到三块四毛,就杀不下去了,不一会儿败下阵来。



    



    叶风跨前一步,把杨玉晴拉到身后。灼灼的目光凝视大波浪卷。



    



    大波浪卷也毫不退让,两人双眼对视转了半圈,几乎冒出了火花来。



    



    大波浪卷:



    



    有缘千里来相会,



    



    3块4毛不算贵。



    



    叶风:



    



    万水千山总是情,



    



    2块一打行不行?



    



    大波浪卷:



    



    春风欲度玉门关,



    



    最低也得3块3。



    



    叶风:



    



    涯何处无芳草,



    



    2块1毛搞不搞。



    



    大波浪卷不语……



    



    无数回合交锋……



    



    叶风怒:



    



    人间自有真情在,



    



    2块3毛你就卖。



    



    大波浪卷吼:



    



    我拿青春赌明,



    



    少于三块算强尖。



    



    (以上纯属虚构,如有雷同,那就雷吧……)



    



    杨玉晴被雷得四肢发软,接连退后三步,才反应过来。



    



    最终叶风不停挑刺,从花色、材料、针织等方面一一挑毛病。



    



    一直磨了半时,大波浪卷终于受不了啦,娇笑道:“好了好了,就给你们2块4,合着才2毛钱一双,多便宜啊。



    



    叶风终于满意的道:“行,那就好了,对了,再来几双这种丝袜、还有这几件内衣、内裤。”



    



    1500块花得干干净净,连叶风仅有的几十块生活费,都全用上了。终于和杨玉晴满载而归。



    



    等出了批发市场,陈红国帮着杨玉晴提了大袋货物。杨玉晴轻松下来,忍不住问道:“叶风,平时你都不太爱吭声的,怎么现在这么会杀价?看不出来啊?”



    



    叶风苦笑,“这都是踏玛逼的啊”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