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烧猪手 - 第7章 来我的烧烤店上班(重修) 我成了富一代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

海棠线上文学城小说精品推荐

    回望20年前的1998:亚洲金融危机、国企下岗失业潮、民企批量倒闭,就连海-南发展银行也宣布倒闭,这是我国第一家倒闭的银孝也是截止目前的唯一一家……



    



    我们现在很难想象这些都是在一年内发生的事情,而这确实就是1998年的中国。



    



    1998年除了“内忧外患”,还影灾人祸”。



    



    98年的特大洪水让很多人都记忆深刻。



    



    7月开始,长江发生全流域大洪水,此次洪水使得全国29个省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



    



    还有马上要举行的98足球世界杯,正是从这年开始,叶风才对足球世界杯产生了极大的兴趣。



    



    可惜的是,98年国内还没有足彩,就算记得法国队能得冠,也赚不到一分钱。



    



    这些所谓的大事,叶风无力改变些什么。



    



    ……



    



    张缦缨是蓉城针织厂女工人,老家在北方,在蓉城亲戚很少。



    



    就在去年,由于针织厂倒闭,被迫下岗,当时只领到下岗补贴四千元钱,



    



    厂子就这样从红火的国企变得亏损连连。



    



    全厂的工人都下岗了。



    



    不久,张缦缨的老公逼她离婚,没办法,8岁的女儿露露也被老公带走了,孤苦零汀一个人过活。



    



    针织厂里女工多不胜数,她们只会针织厂的流水线作业而已,



    



    一下全进入社会,立刻茫然了。



    



    有的单身女人或沦落风尘,或投靠亲友。



    



    张缦缨由于没有找到工作,也不愿堕落,无奈之下省吃减用。



    



    一段时间里,在人们的眼中,



    



    张缦缨似乎已经外去打工或发财去了,



    



    谁也没有再留意她的不存在。



    



    ……



    



    其实她只是营养不良,身体虚弱而已,她在床头日记本上,写着一句话感人肺腑的话:



    



    “今病又重了,一个月没吃肉了,好想吃回锅肉、烧白……这是我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



    



    叶风对张缦缨一家印象很深,



    



    去年开学报道的时候,叶风刚下公交,就碰到她老公带着女儿离开。



    



    年轻的妈妈与幼年的女儿,



    



    一幕感人肺腑的离别,一群围观的吃瓜群众。



    



    “哎,好好的国企大厂就败了!”



    



    “这个女的还是针织厂下岗女工,现在老公女儿都走了。”



    



    “那个女孩就是她女儿露露啊?”



    



    “听这个女的张缨缦,在针织厂还当个劳模!”



    



    “劳模顶屁用,厂子都倒了!”



    



    “是啊,现在下岗工人就是苦!”



    



    吃瓜群众议论纷纷。



    



    这给刚到大城市的叶风,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大城市不仅仅有表面的繁华,还有一幕幕繁华背后的萧索。



    



    叶风听围观群众起,这位张缦缨还是针织厂下岗女工。



    



    后来听,就在明年,因为长期饥饿和营养不良,好像就去世了!



    



    既然自已开店要人手,招谁不是眨



    



    招个认识的下岗女工也不错。



    



    毕竟曾是厂里的劳模,叶风也相信,做了自已的员工,肯定用着踏实。



    



    不定,还可以就此改变一个下岗女工命运!



    



    叶风到商场买了一些粮面等生活用品,决定就用张若兰的名义,忽悠她到自已店里打工。



    



    谁叫自已认识的女生,只有张若兰姓张呢。



    



    反正她们500年前是一家。



    



    ……



    



    针织厂宿舍楼,就离西南大学不到三公里。



    



    打听到张缦缨的家在哪里,待她开门见到她时,叶风大吃一惊。



    



    张缨缦完全没有了去年的模样,没想到她身体会这么差。



    



    脸上没有一点肉,罩着一层饥饿的青黄色的薄皮。身体又瘦又直。一米六的身高,估计只有不到80斤吧,与一年前简直判若两人。



    



    叶风一眼就看出来,张缦缨是长期营养不良还有忧郁过度,才造成这种体弱无力的状态。



    



    只要好好补充营养,完全可以恢复过来。



    



    “张姐……”叶风心的措词,“我叫叶风,是张若兰的同学。”



    



    张缦缨无力的问道:“张若兰是谁啊?”



    



    “她是这片的,以前还抱过露露呢。”



    



    “哦,可能我记不起来了……”



    



    张缦缨捂头想了一会,也没想起来张若兰是谁。



    



    不过听叶风提起女儿露露,警惕之心渐渐放下了。就问起叶风的来意。



    



    叶风编着谎话,随口笑:“我最近在做生意,在西南大学附近有一家烧烤店开张,想找几个下岗女工做服务员。“



    



    “蓉城市企业下岗职工基本生活保障办公室的刘科长,可以来针织厂招人。“



    



    “张若兰你是她亲戚,让我来找你最合适。待遇嘛,包吃不包住,一个月300块钱加奖金。”



    



    听到叶风的这个条件还很优厚,张缦缨反倒有点犹豫,不过叶风得有模有样,她又犹豫了。



    



    看到张缦缨犹豫,叶风连忙实锤,“你放心,我听你曾是厂里的劳模,你这种人,只要是当老板的肯定争着要,我可以预付你一个月工资。”



    



    叶风挪开身体,背后露出一袋大米、菜籽油、青菜和五花肉、还有一包白糖、一瓶蜂蜜等。



    



    不待张缦缨反应过来。就把这些东西都搬进了她屋里。



    



    张缦缨有些手足无措,这是一个不太懂拒绝的人,哪见过叶风这种不要脸的阵丈。



    



    叶风怕张缦缨拒绝,东西一搬完,就一溜烟的跑了,临走之前嘱咐:



    



    “养好身体,后下午,到西南大学南门吃街,来我的烧烤店上班。”



    



    看到张缦缨虽然身体弱,但精神还在,叶风也放心了。下面就是做开店准备了。



    



    “哎~”



    



    夕阳余光中,张缦缨看着叶风远去的背影,两串泪珠,无声地落了下来。转身收拾起这些生活物品,却在那瓶蜂蜜罐上,发现了三百块钱和一张纸条。



    



    “张姐,这是预付的一个月工资。记得来我店里上班,有了收入,将来也好去看你女儿。”



    



    ……



    



    招到一个下岗劳模,叶风心里也挺高兴。



    



    如果还能顺便改命她明年去世的命运,那就更赞了。



    



    老给了他重生一次的机会,叶风很期待,看到这个苦命的下岗女工,改变命阅一刻。



    



    叶风跑得飞快,估计20多分钟就能回到学校吧,正想着事呢,一个拐角,突然冒出一个高大黑影。



    



    “砰”



    



    两人撞在一起,体验了什么叫物理碰撞,速度突然变成零。



    



    叶风一下被人撞飞,连着后退三步,才堪堪站稳。



    



    “是你?”



    



    高大黑影传来一阵兴奋的惊呼。转而咬牙切齿道:



    



    “真是冤家路窄,今下午就是你子教唆宝背古文的吧。你还有什么话。”



    



    叶风定睛一看,不正熊孩子调戏的黑胖子家长吗?



    



    好汉不吃眼前亏,对方来者不善,肯定是脚底抹油溜之大吉才对。



    



    “你认错人了……”



    



    叶风转身拔腿就跑,冷不防眼前又冒出一个人。一个满脸横肉的光头悄悄地拦在路中间,抱手而立,把叶风逃路的路线封得死死地。



    



    “大哥,别让那子跑了。”



    



    黑胖子一乐,缓缓地对叶风包夹过来。



    

添加书签

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提交/前进键的
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